易碎的封印

清泉掀開被子那天,一股他沒聞過的氣味溢滿整個房間。似夏雨過後路樹發散的鮮味,帶點刺鼻卻不會讓人難受。這天,他剛滿十一歲。

一束怪力的光線射進被褥將他的褲子開了口,清泉獃望著褲裡那片晶亮半透光的乳白黏稠液體。這天之後,他像上癮的吸膠人,一定要不停吸食這罐“白稠的鮮刺”。

當他知道「吸食它」是被公開禁止的行為,或許清泉早有預感,他總是偷偷享用這道禁忌的可恥美味。

為著不知何來的羞恥,後來一半的清泉躲在沒人發現的角落;另一半的他自此無由地乍見白日下各種大小的災禍臨身。

那個年頭,街頭的抗爭特別多,不少人進了監獄;新聞上說他們都是共匪暴力犯。

在清泉讀國一時,台灣政治解嚴沒多久後蔣經國總統就過世了。
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第一場災難的開始。

印象中當時他最憤懣的,就是想去看電影時遇上示威抗爭的人群,馬路都被警察和抗議的人霸佔圍起無法通行。但這不滿很快地被另一件讓他雖覺煩悶,卻又快樂的補習時光所取代。

清泉,像很多人一樣也開始補習。不同的是,坐在他隔壁的同學,突然隔著褲子握住清泉的陰莖撫弄;他不知自己為何沒有制止,也跟著撫弄他的同學。

清泉第一次覺得暑假如同寒假一般的短暫,沒來得及就結束了。留下的僅剩因腥臭、褻瀆所帶來的興奮,令他想起那群他厭惡的遊行者,更讓清泉憤怒異常。

加重的羞愧,一件更不能與人提及,更為下流的陰暗卻是他中學所有的快樂。他知道這次他必須封印住已住進身子裡的鬼魅。

於是,高中後清泉就未再與他聯絡。並且,在沒經過什麼掙扎的情況就戒掉了他的癮,這讓清泉非常訝異。直到後來他聽人說他自殺死了的那天,清泉又再度「食」起那罐“白稠的鮮刺”。

知道他自殺之後,無名的愧疚就一直縈繞清泉心裡。不知何故,他想起蔣經國去世後不久,台灣社會有個為爭取言論自由而拒捕自焚的男子。過去清泉從未同情或尊敬過這樣的人,可是他現在才驚覺這是一場他曾聽聞卻不以為意的災難。

關不上的惡念像壞了的水龍頭,他記起他其實窺見家裡地洞裡一個巨大的秘密。

那間父親與叔叔伯伯辦公的地下室,一張桌球台,上頭曾堆滿學校裡說的毒害人心的讀物。這天母親有事叫他下去找父親,熟悉的叔叔伯伯,有叫小高的與性趙的,另一個朱伯伯正在說一個被火燒死的男子的故事;他叼著菸揮舞著薄刃的桌球拍奮力擊殺,輕巧的白球射向父親,桌上的讀物都消失不見,濃重的汗臭登時彌漫整個地洞。

回憶起秘密的清泉,莫名地生出擠出黏稠液體的慾望,他幻見地洞裡,一支支白色香煙幾顆白球組成一堆小小堅挺的陽具娃;對比一根兀自燃燒的通紅陽具,被火灼燒的人高舉著雙手舞動掙扎。虛偽的噁心感令他做嘔;清泉鄙視這個地穴裡所有的人,包括他的父親。

父親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,是他忘了鎖門嗎?父親看著他,對他張口一句,「你按勒ㄟ死……」,接著轉身自清泉的視線中離去。

清泉重又憶起自殺的中學朋友與那段短暫的歡愉,褲底沁溼了一片黏稠連上衣也溼透了。
這天晚上,清泉身上被封印的鬼終究還是破了紙符,他衝向父親猛捶,一拳掄上一拳又一拳直到母親發出尖叫癱坐在地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